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北京多条法规难执行

发布时间:2019-12-04 22:55:54

5月2日,昌平沙河水库,水坝南端东侧公园里,游客们露天烧烤。新京报 尹亚飞 摄

5月9日,朝阳路,一位闯红灯的市民被穿过路口的汽车 截停 在斑马线上。新京报 薛珺 摄

5月9日,慈云寺桥,两位遛狗的市民一个拴着狗绳,一个没拴狗绳。 新京报 薛珺 摄

《北京市消夏露天餐饮经营管理暂行办法》已于5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规定消夏露天餐饮经营场所不得露天烧烤,禁止在室外制售凉菜。因执行难,露天餐饮仍在售卖凉菜。但你可能不知道,在北京走路闯红灯可被罚款10元,骑车闯红灯要被罚20元;开车窗扔废弃物最高罚50元 我们身边众多法规条款切实存在,却多年陷于 执行难 。甚至当违规行为发生时,这些条款仍处于 休眠 状态,而无足够的 力量 将其激活。

闯红灯、随地吐痰、散发小广告、占用盲道 新京报近日梳理发现,北京多个法规条款虽已生效多年,并具备明确的罚则,却陷入 执行难 的尴尬境地。

从各相关部门了解到,这些条款 执行难 的原因包括执法人员缺失、执法难度大、违法行为转瞬即逝、处罚力度过小等等。但专家认为,这些条款多涉及社会问题,法律的规范须同公众社会道德程度、认知度相匹配,贸然提高处罚力度会引发新问题。

人手不足致 执行难

据新京报调查,执法队伍 人手不足 是造成一些民生法规执行难的原因。

中国式过马路 便是一例。法规明确,行人 闯红灯 可被罚款10元,但处罚只能由民警进行。新京报昨天在北四环附近多个路口,都未发现有交通协管员。有的路口虽配有一两名交通协管员,但行人闯红灯屡见不鲜。

控烟也面临监督执法人员严重不足的问题。目前,北京市各爱卫系统对于控烟的管理多是兼职,即便早已有违规吸烟罚款10元的规定,多年也开不出一张罚单。

据去年媒体披露的数据,北京各区县、街道兼职的控烟监督员和卫生监督员加起来约有 000人;全市交通协管员共有2600人。而北京15岁以上的 烟民 约有188万;每天需要 过马路 的人群中,光在职上班、缴纳五项社保的人员就有82 万。这两个领域的执法过程中,都至少是 一人管几百人 。

部分条款罚额调高数倍

发现,实际上多年以来,政府曾试图以提高罚款额度的方式破解 执行难 。一些条款的罚款额度有了相当大幅度的提高。

比如对于 随地吐痰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北京有据可查的法规共有三个版本。1985年,北京市对随地吐痰者罚款五角。到1999年提高至50元,2002年《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中,也保留了随地吐痰的50元罚款上限。

北京现行的控烟法规中,10元的罚款力度也被众人诟病。今年4月截止征求意见的北京新版控烟条例草案中,将此额度提高至200元。

焦点

●公共场所禁烟

1人管600烟民 执法力量跟不上

按照《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规定》,检查员对本单位范围内禁止吸烟的公共场所的吸烟行为应当予以制止;对拒不改正者处以10元罚款。《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拟规定,公民在禁止吸烟场所吸烟的,由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并处以50元罚款并当场收缴;拒不改正的,处以200元罚款。

探访

禁烟场所仍有人 吞云吐雾

前天晚上8时许,朝阳区惠新东桥附近一家串吧店内,烤串味和香烟味混杂,多桌客人都在吞云吐雾。服务员称,遇到不吸烟的客人,只能尽量带到角落里。 店比较小,也没法划定非吸烟区。

该店负责人王先生表示,对新版的控烟条例有所耳闻,店里对吸烟的客人会尽量提醒。但是, 要让每位顾客都不抽烟,几乎是不可能的。

前日,银建公司一辆出租车上,副驾驶位置能闻到明显的烟味。而早在2007年,北京即提出 无烟出租 ,要求出租车司机、乘客均不在车内吸烟。的哥张师傅表示,偶尔会有乘客 忍不住点上一根 ,自己瞅瞅快到地儿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回应

监督检查员全是兼职且人数少

随机询问十余位有抽烟习惯的市民在禁烟场所能否不抽烟,多数人表示, 如果有人劝阻会配合 ,但基本不会主动调整自己行为。

北京市爱卫会数据也显示,北京营业性文化娱乐场所中,超过四成不能做到禁烟。爱卫会工作人员表示,像中小餐馆、KTV、台球厅等场所,都是控烟难点。

市爱卫会估计,北京常住人口中,15岁以上的 烟民 预计有188万人,此外还有流动人口。相比之下,爱卫系统包括区县、街道、乡(镇)监督检查人员全部是兼职,委托的卫生监督人员也属附带管理,这些兼职人员共约 000多人。也就是说,一名兼职监督员平均至少要管600位 烟民 。 执法力量跟不上是控烟难处。 市爱卫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西安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家
乐山治疗性病方法
遵义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
岳池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