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异界重生之打造快乐人生 卷八 振翅! 135 凋零玫瑰 04

发布时间:2020-01-16 14:51:00

异界重生之打造快乐人生 卷八 振翅! 135 凋零玫瑰 04

嘴里说着,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道:“坐,将就着吧!”

徐铮瞧着她,一时间很难相信这是锡安那个玫瑰会做的事。她盛气凌人找上门滋事,态度高傲而刻薄,那样一副贵妇般的作态还真有三分枝头玫瑰的感觉——骄傲、孤芳自赏、而且多刺扎人。但事实上她现在就是很自在的随地坐着,脸上的神情显得颓废而破落,宛如路边上的野花。不仅凋零枯萎,还是被人用脚狠狠的碾过那种。徐铮不禁又忆起她刚才泼妇般的哭喊乱骂,这已经是破罐子破摔的德**了。上一次见她,似乎还处在人上人的位置,现在再见她,已经落到了社会的最低层。人生的际遇与变化就是这般的快,沧海桑田也不过就是弹指一挥间。

徐铮正心里叹息着感触,罗斯见徐铮长久不语,趁着这个闲暇回头喊了一句:“迪恩,累了就休息会儿。”然后又回过头来:“你想从哪儿听起?”

徐铮愕然,听出她那一嗓子里大有关怀的情意包含着,不禁往里看了几眼。叫做迪恩的中年男子还在弯腰翻找东西,神情显得认真而憨然。总体给人的感觉相当的踏实。

“迪恩?安德鲁。”罗斯顺着徐铮的眼光看回去,道:“没他就没我。没他我早就病死了。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他拉了我一把。他的手……真是温暖又厚实。”眼光闪了闪,带着些温柔和宠溺的神情微笑:“我现在才明白,男人俊不俊不要紧,有钱没钱不要紧,是不是手握大权也不要紧,关键是他疼不疼你,爱不爱你,这才是最要紧。迪恩,我丈夫,我现在最重要的人,如果可以,我真想给他生个小孩。”

“那就生一个吧。”

罗斯摇头:“很早以前昆西就给我喝过一种药,女人的天赋本能在喝过那种药以后就没了,我生不出来。他怕留下什么后遗的、不好处理的麻烦,比如,一个小孩。”

徐铮心里悚然,昆西以前的**格还真是……不好说。

“昆西叔叔以前那样……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罗斯拨拨头发,道:“哦,我是这样的认识昆西的。那年我才二十六,昆西来我店里喝酒,我一见他俊得跟没天理似的,一双蓝眼睛又闪着坏小子常见的那种冷酷和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神情,我就喜欢上了他。”见徐铮不敢苟同的摇头,罗斯又道:“我就是这么蠢,应该说大多数的女人都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不对么?蠢女人些,总是对危险而又冷酷的男人趋之若鹜。等吃了大亏才知道蠢到极点。”

徐铮开始嗤鼻,才见一面就爱上了?脑子进水了,有毛病?自己身边美女一大堆,例如精灵族星芭黛、魔族卡米拉、人族的格温,以相貌而论,哪个不是万里挑一?也没见得自己见一个就爱一个,屁颠颠的跟在别人后头撵路。

罗斯解释道:“事实上没有那么夸张,当年我还只是一个小老板娘。年轻,也还算貌美,又没啥势力,有个酒鬼趁着酒醉**我屁股,我就给他一巴掌,他就想打我。这时候昆西把他弄出去胖揍了一顿,于是,我心里的英雄就产生了。后来我才知道,昆西做什么事情都是有目的的,他帮我解围不过错着机会随手而已。他对我没兴趣,倒是对我经营的酒馆有兴趣,因为它是最佳的消息来源地。”

徐铮了解的点头,就像安格尔,他想知道什么的时候最喜欢泡的地方就是酒馆。

罗斯接着道:“接下来的事你应该猜得到,我年轻,单身,长得也漂亮,渴望着把自己嫁出去。他年轻,单身,十足的英俊男子,又是一副多金的样子。我们就滚到了一张床单上。这家伙无情是无情,但是挺有情趣的。见面的时候总喜欢送我一朵玫瑰,我心里开心,就拿来别在衣服上。久了之后大家就喜欢叫我玫瑰夫人,事实上我的名字一直叫罗斯?温格尔顿。”

“这样一起过了几年,他时不时会出现,时不时又会失踪。慢慢随着年龄增长,我懂得了更多的事。知道这样的男人不是我可以拴得住。但我心里又有一种奢望,希望自己能留住他,大家就一起这么耗着。”

“再随着时间推移,我就不再奢望这个了。我已经懂得,要想更好的活着,依附着昆西是个不错的主意。从那时候起,我和昆西两人之间更像是交易,我提供给他身体,他要知道的事,一个安全的地点,他给我保护,让我顺利开酒馆坐大,在锡安下城区拥有售酒业统治主事的权利。”

听到这里,徐铮忍不住问:“有了昆西,你当时差不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为什么你老是排挤露西娜,处处和她过不去?”

罗斯嗤笑了一下,道:“你这人就是凡事太天真了些,我不排挤她,让她来跟我争?以前班得瑞没死的时候在下城区的声望挺高,他的朋友不仅有酒源,更带来大量的生意源,我经营得费劲得很。再说了,别小看女人的妒忌心,露西娜的容貌比我好看、她有爱她疼她的丈夫、她一口气可以生一对伶俐可爱的双胞胎儿子、组建起温馨和睦的家庭,我则什么都没有,我不妒忌她,排挤她,**她,我去对付谁?少年,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样没野心,没权利**。像我这样没家没人爱的女人,追求虚荣,满足自己不断膨胀的野心就成了一切。反正有昆西这张大牌,不拿来趁机**别人是浪费,谁知道随着我的越老越丑,这张牌还能用几年?我都能感觉出来,昆西跟我一起睡就像是完成任务一样敷衍。你不是女人,你不知道这有多打击人。所以,露西娜挺倒霉,我所受到的不公都发泄到了她身上。”

露西娜所受到的不公又该发泄到谁身上?徐铮撇了撇嘴,道:“你这样不对。”

罗斯叹了口气,道:“可不是。报应很快就来了。我不知道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还是打哪里钻出来的,反正自打你出现在原野酒馆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开始倒霉。先是酒业,然后是昆西,他那天去了原野以后回来,笑容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晚上他在床上继续‘完成任务’的时候叫露西娜的名字,我就知道麻烦大了。要知道昆西的床技实在了得,和他的剑技一样强,只要他肯认真……嗯,办事,没有女人不喜欢。问题是他把我当成别人在取悦,换了谁都忍不下这口气。”

这些闺房秘事徐铮听起来尴尬得很。面红耳赤的硬着头皮听,嚅嚅的道:“咱们能不能跳过这段,继续往下说?”

“哦,好啊。”罗斯不太在意的道:“虽然我知道我和昆西没戏,但人嘛,总有不太实际的奢望。从那时候开始,他老喜欢悄悄往原野跑。我当然不舒服。后来又和你们又赌酒之约,我本打算斗你们个一蹶不振,最好能把你们撵出帝都去。但后来你越来越厉害,新奇的手段和想法层出不穷,我开始了解到你们是我对付不了的,就想请昆西来对付你们。”

“结果怎么着?”徐铮好奇的问。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感觉到昆西什么时候出过手。

“怎么着?”罗斯苦笑:“我现在在这里,昆西在锡安抱美人,我一见到你第一反应就想逃跑,还能怎么着?”

徐铮呐呐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罗斯接着道:“我去找昆西出手,哪知道一下就遇怒了昆西。”打了个寒战,罗斯道:“我还没见过他发那么大的火,整个人阴沉得让人害怕。晚上他喝酒的时候越过酒杯冲我笑,如果我不是太了解昆西的阴暗面,知道他大多数时候的微笑都代表着正在算计人,我的下场就跟利刃铁匠铺的老板一样。看到他那个笑容,那种豺狼虎豹一样的浅笑。我就知道他正在打主意对付我了。”

徐铮听得有些紧张:“那……你怎么办?”

罗斯也紧张的跟着一笑:“换了别的女人,又是了解昆西如此,只怕慌不择路的就要转身就跑。我却没有,我怕得要死,但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接下来我晚上亲自下厨做了一顿晚饭,再换了身最好看的衣服,端着酒和它们一起到昆西房里。”

**?**昆西叔叔?徐铮又开始摇头,无论好的昆西还是坏的昆西,以他的心志这事只怕都不好办,相反还会激怒他。

罗斯瞧了徐铮一眼,道:“没想到你虽然不懂男女之间的情,人倒真是聪明绝顶。这个时候我哪里敢有什么想法,穿的是一件最好看,但也最家常,最显女人温柔气质的衣服。从头到尾,哪怕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我都不敢露出一点点引**。”

“我尽心尽力温柔的服侍他,轻声和他说话,给他按摩肩膀,期望他可以通过这些记起来我们这些年的相处,我对他的好,哪怕一点点也好。”

南京新协和医院可信吗
深圳曙光医院预约专家号
不育不孕医院有哪些
哈尔滨治疗早泄方法
汕头去医院做妇科检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