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指间★小说】看病

发布时间:2019-09-14 06:08:06
(一)
最近发现舌头白白一层,不知道的时候到不在意,知道后总想对着镜子看,虽说没什么大碍,但总觉得会影响人的心情。
同事小王说,在医院看病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他介绍了一个熟人,让我直接去找那位医生就可以了。
就这么个小病,能有啥麻烦的,不过既然都说好了,那也倒不是一件坏事,朝廷有人好做官嘛!
我没有挂号,就直接走了进去。医生的门口大约有七八个人在排队,本来想直接进去的,可看到排队的病人一个个满脸愁云,且又焦急的样子,一种恻隐之心便促使我自觉的站到了队伍后面。
队伍移动的速度非常慢,大约过二十分钟才进去过三个人,这不免让我也有些焦急起来。
身后传来一种艰难的呻吟声,像是有气憋住了没出来,或者是因为某种疼痛而不想放出声来。我下意识的回过头,看见一个约莫十七八岁,摸样清秀的姑娘搀扶着一位面容憔悴、步伐蹒跚的老妇人正向这边慢慢走来。从她们的衣着打扮,就知道是属于生活清苦的那一类人。姑娘眉头紧锁,看得出,她内心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愁肠和压力。
这妇人一定病得不轻,怎么没见她的爱人陪伴?她们应该是一对母女吧?我这样想着。
俩人的脚步默默地停留在了我的身后,一看就知道是“常客”,一点儿没有想破坏这里规矩的意思。
妇人呻吟声似乎比刚才更小了一些,但听得出是她强行压制而产生的效果,听起来会让人更加的不安。我即刻感觉到一种阴郁之气从身后把我包围,心情早已被融入到那对母女不堪承受的愁绪里去了。
我这点毛病,与之相比还能算病么?心里想着,便悄悄退出了队伍,站到了那对母女的身后。那女孩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目光斜斜地扫视了我一下,然后搀着母亲往前移了移,跟紧了前面的队伍。
“李晓寒!谁是李晓寒?”一位医生摸样的女子走出来喊了起来。
“我,我就是!”大概我的思绪还停留在那对母女身上吧,所以第一句我竟然没听见是喊我的名字。
我想,一定是我那位朋友打电话给医生,问我来了没有?于是这才有人出来找我吧!
也许是等久了的缘故,听见有人喊我,竟然有点瞬间的高兴。可当走到医生门口的一刹那,我犹豫了,不由地回过头去。发现竟有好多双目光在盯着我看,包括那个女孩。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羡慕?愤怒?还是鄙视?当我的目光停留在那位艰难支撑的母亲身上时,便彻底没有了走进去的勇气。
我轻轻地来到那对母女身边,“你们先去看吧!”
那女孩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又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我只好从另一面扶着那位母亲,强拉着她们往门口走去。可我明显感觉到那女孩有点犹豫,但不知道她是出于那种考虑,是不信任我,还是怕这些排队的人抱怨呢?
我自知理亏,便在与队伍插身而过的那一刻没敢抬头,因为我怕被那些同样焦急等待的目光把我“杀了”。
“你怎么这么磨蹭,半天不见进来?”那医生摸样的女子又出来了。
“不好意思,来了,来了!”我一边陪着笑脸,一边说道。
“你就是李晓寒?”
“恩,是我!”
“给你看还是给她们看”那女医生看了一眼我身后的母女俩问道。
“我看,她们也看,她比我严重,要不先给她看吧!”
“她是……?”
“我看她实在有点坚持不住了,……”
“哦?那你先进来吧!让她们在外边稍等一下”女医生说着便转身进去了。
我回头看了一下母女俩,示意她们等一下。女孩与我目光相对,便迅速低下了头,那表情分明在说:我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看着她的样子,我不由得对女孩有一种歉意的心里。
里面坐着一个秃顶的男医生,眼睛从架在鼻尖上的眼镜边处瞅了我一眼,示意我坐在他旁边。
说明了病情,秃顶医生看了一下我的舌苔,说道,“没啥大问题,先开一个礼拜的药,吃完如果好点了再来”。
我有点疑惑,什么叫“如果好点了再来”?对这位秃顶医生,我突然产生了一种不信任感。为了更进一步的说明,我又补充道:“之前我去别的地方看过,人家说有可能是胆囊有问题,也有可能是胃上的问题,但具体是那里的问题没有说清楚,您能说具体一点吗?”
“这舌苔,说明不了什么,先吃完这些药再说,好吧?”秃顶医生一边说着话,一边又往单子上“哧哧”加了几笔,把单子递了过来,分明是在赶我走呢!
“哦,那谢谢了!”拿着单子,有点失落的走了出来。
刚才还在门口的母女俩怎么不见了?我焦急环顾四周,这才看见她们又回到队伍里去了!
“下一位”女医生在我身后大声喊着。排在队伍前面的患者急急忙忙地跑了进去。
我呆呆地看了女孩半天,想说点什么,可发现那女孩低着头,似乎有意躲避我的样子。我知道,女孩一定是在想,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有什么理由站在门口,有什么理由插在别人的前头?与其站着,还不如走进队里,免得一会儿连这个位置也没了。
我突然感觉到一种无以言状的羞愧,还有什么脸向她说些什么呢?
我低着头走过那个长长地队伍,在过道的拐角处,又忍不住回头,发现女孩也正在回头看着我。那眼神看不清,不知道是在感谢,还是在鄙视,或者是在告诉我,请不要自责,我早就看管了人世的冷暖,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闭上眼,长长地吁了口气。这天底下,本就有许多的不公平,只是没想到,今天造成这种不公平的竟然是我?
外边的世界,阳光明媚,行人匆匆,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从容。可谁会知道,在这座医院,在那个过道,那位秃顶医生的门口,又发生过什么呢?
收起散乱的心,我大踏步的向单位走去……

(二).
“怎么样,医生怎么说?”办公室里,那位热心的同事小王问我。
“给,自己看看,我看不懂。”我递给他医生开的单子。
“这是药方啊!你没抓药?”
“我觉得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有什么病!”
“有治疗肠胃炎的,有抑制胃酸的,有帮助消化的,还有胆囊炎的药,这么复杂?”小王看了看我,又认真的看着药方说。
“胆囊炎的药是最后才加上去的,我看他纯粹就是把病人当做实验的小白鼠了!”我故作生气的说。
“嘿!这都算是照顾你啦!要不是我介绍,你起码得挂号吧?多少钱就不说了,挂号你是不是还得排队?在医生门口你是不是还得排队?”
“行了,沾你光了还不行啊?”想起排队我还真有点来气。
“这还不算,更重要的还在后面呢!”
“这还不够?还要吃人啊?”
“看来你还真是没进过医院不知道厉害!不要觉得只是小病,如果医生怀疑你胃上有病,首先给你开单子,就拿你今天的情况来说,胃部检查,去做胃镜;十二指肠,去透视;胆囊,去作B超。想想看,那一样不是要排队,那一样不是要交钱?但检查的结果有可能只是医生想到的一些小结果,也许连你也认为没必要去做的检查,为了弄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得了大病,你能不听医生的话?你还以为是过去把把脉就能给你确定病情啊?”
“哇!还真要吃人啊?”听了同事的一番见解,觉得也不无道理。我竟然为那对母女担心起来。
“这都是医院明着的秘密,所以嘛!你得感谢我是不是?为你省去那么多时间,那么多钱,你就……”同事嬉皮笑脸的搓着指头。
“好!明天请你吃冰激凌。”我白了他一眼道。
“唉!真抠门!”同事像泄了气的皮球,不再 洋溢的讲他的大道理了。
我突然觉得没有一点心思做任何事,便抬头望着窗外一枝快伸到窗口的树干。满枝头微微颤动的绿叶,在阳光下脆生生、亮晶晶,脑海里却全是那女孩挂满愁云的脸庞。要是这样检查下来,她们得花多少时间,多少钱啊?她们一定承受不起如此高昂的费用!唉,这世道……!
“想什么呢?”小王打断了我的思绪。
“哎?你和那秃顶医生熟吗?”我突发奇想,问道。
“什么?秃顶?……算了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小王突然怪异的叫起来。
“怎么?你还心疼他?到底熟还是不熟?”
“熟,何止是熟啊!”
“那能不能再帮一个忙?”
“什么忙?”
小王虽然平时咋咋呼呼的样子,其实他是个非常热心,也有爱心的人。看准了这一点,我便说明想帮那对母女的意思。
“没问题,谁叫我们是好朋友呢,对吧?”没想到同事竟然脱口而出,如此爽快的答应了。
“呀!你真是大大的个好人,在下十二分的敬仰!”我开玩笑道。
“别,我承受不起。”小王说着,便拿着电话出去了。好一会才笑吟吟的走了进来。
“怎么样?”我着急的问。
“还能怎么样,答应你的当然要搞定啊!”小王得意的看着我。
“和他这么熟,是你什么人啊?”我有点好奇。
“猜猜看?”
“猜不出”
“我老爸呗!”小王神秘的小声道。
“啊?你老爸?……”真美想到,刚才那样说他老爸,我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呵呵,别那样!其实我爸还是个不错的好医生,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哦?”我有点愿闻其详的意思。
“你还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爸说了,其实你的病真没什么大问题,他只是想等你吃了药后,如果没什么好转就让你来再做详细检查。再说了,后边不是还有那么多病人么?所以他也没给你解释。”
“哦,原来这样!那母女俩呢?”
“放心吧!没让她们多花钱,那母亲应该是良性鼻腔瘤,但父亲也没能确定,再说这医院也做不了这手术,所以就让她们去大医院了。”
“那真是太好了,这次还真得好好谢谢你。对了,还有你爸!”
“我爸倒是不必要,你还是考虑怎么谢我吧,哈哈!”小王有点色迷迷的笑道。
“又来了?不理你了!”
“别!对了,我还是建议你也去那家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小洞不补,大洞叫苦啊!”
“恩,也是!那我就听你的喽!”我温柔的看了小王一眼,觉得他还真的很不错。
“要去就得早点起床排队,别以为是在这边,那里可没人帮你。”小王盯着我认真的说道。
“嗯,知道啦!谢谢!”看到小王热辣辣的眼神,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还和我客气?只要你答应嫁给我,那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看把你美的!”
……
(三)
听人劝,吃饱饭。早上六点起来,我草草收拾了一下,到医院已经七点过了。
每个挂号的窗口已经都有了一条长长的队伍,我到底挂那一科呢?对医学不懂还真是折腾人!想想这舌苔应该是五官科才对!于是,我就糊里糊涂站在了五官科的挂号窗口。
看来排队还真不是闹着玩的,一直等到快十点了才轮到我。刚走到窗口,就听见里面挂号的女孩朝外喊:“五官科专家号剩最后一张了,后面的不用等了”
“唉!怎么不早说,让我们等了几个小时?”后面的人七嘴八舌的抱怨起来了。
嘿!这还真是危险,要是在差那么一步,大概我今天就白等了。心里不由的为自己庆幸起来。
刚拿上号,就感觉有人从我后面挤了过来,胳膊从我头上绕过,敲着窗子:“大夫,求求你给我个号吧!”
“都说没了,专家一天看几个病人是有规定的,我们说了也不算,明天再来吧!”那挂号的女孩说着话,窗口就已经用一个牌子挡住了。
感觉窗口围过来的不只是一个人,几乎把我夹在里边不能动弹。我抓着窗台边,用力的往侧面移动,费了好大的劲才挤了出来。一看,大约有十几个人还围着窗口喊叫呢!
深深地吁了口气,刚准备去找专家门诊,突然发现昨天那女孩站在刚才排队的地方发呆,只是此时的队伍早已经散去了,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我走上去以微笑向她打着呼,女孩看着我嘴唇微微地动了一下,那种笑勉强的让人有点心疼。
“你没挂上号?”看她的表情我就已经猜到。
女孩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母亲呢?”
女孩转过身,用手指了一下斜靠在长木凳上的妇人。
“别担心,你母亲的病只是个小瘤,不要紧的,只要抓紧时间治疗就很快会好起来的。”我看了一眼老妇人,对女孩说道。
女孩很是惊讶的看着我,我想,她一定是奇怪,我怎么会知道她母亲的病吧?
“来,别想那么多了,这个号你拿着,快给你母亲去看病吧!”我心里想笑,可看到满脸愁云的女孩,硬是没笑出来。
“这,那你呢?”女孩疑惑地问道。
“你赶紧去吧!我没什么大碍,不用专家看也行。”
女孩还是低着头,犹豫不决的样子。看得出,她是不愿轻易接受别人的恩赐,只是母亲的病不容耽误,因此,她便进入了两难的思想斗争中了。
“去吧!”我拉起她的手,把号放到她手里。
女孩抬头看着我,止不住满眼喷涌的泪花,从脸颊滚滚而下:“姐!谢谢你!”
“去吧!你母亲还等着你呢!”我强忍着快要蹦出来的泪花,向她挥了挥手。
女孩扶着母亲走到电梯门口,回过又头来看我,她竟然笑了,像一枝绽放的花朵,是那么的美丽!
这两天一想起她们母女,总感觉有一种东西隐隐地堵在我的胸口,闷得发慌。然而,这一刻,我终于感到一身的轻松,竟然也不由的笑了起来。
外边,阳光依旧明媚,行人依旧匆匆。只是,这一刻,一定又没人知道,在这座医院,在五官科专家挂号大厅里,究竟又发生过什么呢?



共 495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情节很完整,沒有什么波澜;小说塑造了“我”这个善良的女孩形象,想人所想、急人所难、乐于助人、心底善良是“我”的性格特征,建设和谐社会就需要“我”这样的人、这样的行动!其他几个人物着墨不多,但也较清晰。小说在侧面也反映了老百姓看病难、病不起、看不起的社会现实,但这不应是小说的中心主題,人人相互关心、构建和谐的社会、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才是小说的中心主题,这是由人物塑造来决定的。作者表达能力不错,期望再见佳作。因为弘扬的是主旋律,推荐给大家共赏之!【编辑:五龙河畔】【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521019】
1 楼 文友: 2012-05-20 11:48:50 热烈欢迎溪水清清先生的赐稿!给先生加了个(一),改了两处标点,一个 的 字改为 得 ,这些先生今后一仔细就行了。将 哇塞 改为了 哇 ,这不是个叹词,而是台闽一带方言中一个极其不雅的词, 哇 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第一人称代词,而 塞 相当于现代汉语中一个表示性行为的动词,可惜国人囫囵搬过来乱用啊,连电视台主持人都在用,可见是以讹传讹了,悲哉!祝先生创作愉快哦! 人生就是文学,生活就是小说!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5-20 12:28:45 非常感谢五龙河畔编辑认真的审阅和指导,感激不尽!以后我一定会注意这些小毛病,再此感谢,祝好!
2 楼 文友: 2012-09-25 01:29:02 这个作品写出了意味,不凡的手笔呢,欣赏了,也学习。更年期脑供血不足吃什么药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眩晕头晕的护理措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